聊生生生生

关于小清光(•̀⌄•́) 
婶威逼利诱让自己的手指头画了个小清光。
以及最近的各种加州清光沙雕头像。别打我啦ovo。

(清光x婶)关于吃醋

新人ovo
清婶√
文风偏意识流↓

梅子雨的湿湿绵绵。

本丸庭院里绣球花柔软的开着。

风铃。案前被卷起的纸。木屐的声音。

清光。

加州清光。

我的喉咙像是吞咽着千针,疼痛的,酸楚的,因为嫉妒而滋生的情感。

清光他,给安定送了樱花夹子啊。

明明没有隐含着其他情感,可我只要一想到清光注视着安定,将夹子交到安定手中的模样。

身体就会发酸。

一定是很认真细致的做着夹子吧。

为了安定。

啊啊只要一想到这个事情,脑袋就会变得奇怪。浮游感让身体很轻,可疼痛又生生压着每一寸体肤,呼吸不能,剧重的。

快要被吞噬。

加州清光低眼给我涂着指甲油。

动作很轻柔。

“果然啊路基还是适合这个颜色呢。”

“嗯~很可爱呀。”

我没有回答,加州清光抬头看向我。

“啊路基,有什么心事吗?”

眼前这个人,少年隽秀的眼眉,模样是褐枝石榴,是日哀椿花,是我夜夜沉醉的所有。

是枯萎褪落的桑染,是苏芳的柔软,是几百年孕育而生的月梢色。

“呐、清光。”

衣料顺滑摩擦的声音,将清光推到在案前。

像是没有预想到我的举动,被按着手腕的清光红眸里扰乱着涟涟暗波。

是秋夜庭院里一池浸泡着枫叶的明水。

被艳艳牡丹灯笼掩照。

风铃琉璃轻触。案上纸笔尽数哐当落地。

无尽迷恋着的付丧神。

真是毫无防备呢。这么轻易就被我推倒。

是身为刀剑男士于主命的不抗拒?

又或者是出于引诱?

啊啊露出这种表情,只一个眼神,让我兵马都败掉,无心之举也好,反正我早已心猿意马。

我加重了手腕的力道。

加州清光没有挣脱。

他像是吐出石榴一般的赤红。

呼吸也很灼热。

“清光。”

我该怎样言说清光此时的神情呢,是诱惑的,同唇下那颗痣一般撩人。

但不仅仅是这样,还带有着石榴根枝的涩意。

在熟透红胀的石榴皮肉里,包裹着的还是未经人事的懵懂。

我俯下身,紧贴着清光的胸前。

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清光他、此时又是以怎样的情感看待着我呢。

注视着我的眼神。

又是有着怎样的心意呢。

“啊路基……”加州清光启唇,往日里明亮的声线被揉得暗沉迷惑。

有些沙哑。喘息加重。

“我想要清光只看着我。”

加州清光的神色变得柔和,眉梢眼角都染上融化的池水,晕开了眸子里的红。







“那就请啊路基——好好的、疼爱、清光吧。”








真是犯规啊。

这副模样,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该怎么办。

要是清光对别人露出这样的神情。

一想到这我就有些难过,涩意交融着血液,我知道的啊,就算是强硬的压着清光,说着沾染欲望的言语。

我也还是不能做出更出格的举动。

不想要玷污清光,不想要弄疼他。

只有他,只有他是椿花。

是我迷恋着,沉醉着,但永远不会玷玩的人。

可是喜欢的情感又是这般的强烈。

交杂的思绪在下一秒烟消云散。

清光轻轻的吻上了我的唇。

柔软的。是带有清光气息的唇。

连同窗外的梅子雨一起交缠的冰凉。

周遭都看不清,只有清光闭着的眼睫。

弯弯的,晕染过蜜水的亮。

“我想要你。”

声音颤抖着,夹杂哭腔,对上加州清光的红眸,“想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

“想要你只想着我的事情。”

“只许对我露出那样的表情。”

“只能说喜欢我。”

“只可以给我涂指甲油。”

“只能爱我。”

“也只想爱我。”

加州清光眯着眼,溢出的桑染色泽浓暗。


“啊路基也只能看着清光。”

“只许想着清光的事情、只可以给清光涂指甲油。——只能对清光做这样的事情。”






“只能疼爱清光。”




“只可以装饰清光。”









“要永远爱着清光呀。”

加州清光提唇一笑,挣开我的手,翻身,轻轻将我带到身下。

晃动的金亮耳坠。

恣意润软的小辫子滑落在我颈脖。

那痣也随着清光的笑而越发撩拨人心。

别过眼不敢再看他。

“啊、路、基~”

“要好好的注视着清光呀。”


“请更多、更多的爱着清光吧。”

关于加州清光

占tag致歉!!!

快七夕了ovo
清婶于是写了个对清光光的表白?

山黛子寄

就像別野加奈的unomi里所唱的那样:

把生命替换给你

今晚就能见面了吧


清光,喜欢你。

请允许我幻想一次,和你现世约会什么的,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呢。

清光,清光,想要呼喊着你的名字。

想要、恋爱。


究竟是怎样被这个人迷得七荤八素的呢?

明明刚见面的时候一点心动的想法都没有啊。

然后是再次遇见。

去了解你。

不单单停留于立绘上,你的言语,神情,想要变得可爱的想法,都毫无征兆撞击着我的心。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想要得到另一个人疼爱的人啊。

眉眼都渐渐舒展开,笑着。

——这就是加州清光呀。

内心是这样认定着,相信着,清光君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吧。

一定、有着很细腻温和的力量。

可以跨越时空里未知的疼痛。

那样明亮的柔软的存在。

季节流转。

我、陷入了爱恋。


这个人呀,会扎着小辫子。

想要揪住清光的小辫子,想要试试头发从五指缝隙里滑过的感觉,想要看到沾上水汽湿湿软软的发丝。

想要看见气炸的时候竖起来的小辫子。

这也太可爱了吧。

还想要给清光扎两个小辫子。

如果背着我,可以看到他的小辫子摇摇晃晃,以及后颈好看的头发。

当然额前两耳的头发也很漂亮呢。

小小的弯曲,很少年感的弧度,修饰着白软软的脸颊,简直超级可爱了好嘛。

想象一下,假如清光发烧啦,额前的发丝湿黏的搭笼着眉毛,面色晕红,整个人就像刚泡完温泉的软糯糯孩子。

如果这个时候,再对我笑一笑。

救命呀。

我可能命都保不住。



这个人是天使吧。

不只一次这样想过哟。

干完活的时候,会用很可爱是语气一顿一顿的说累啦。

清光他啊,虽然不喜欢干脏活,但是也会很努力的去完成呀。

战斗时说的台词也超级可爱!

当然还非常的帅气呢。

清光的声音,听一万遍都不会腻。

如果凑近我的耳朵,要和我说小秘密的话,我肯定当场就要被苏死啦。

想要一直听着清光的声音。

是清光光的声音呢。

是宇宙级可爱的清光光的声音呢。

最喜欢啦。





清光君真的很会打扮呢。

涂完红色的指甲油,会小心翼翼的吹一下,干了之后会问:

今天的、指甲、有什么不同呢?

颜色不一样啦!

比昨天的稍微深了些。

假如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清光笑起来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开心。

清光还戴着亮晶晶的金耳坠哟。

是菱形的。

很适合清光。

很、好看。

尤其是清光歪着头的时候,耳坠一摇一摇的,绝对是迷人的会心一击。

对啦对啦!

还会爽朗明亮的笑起来,那个时候,会露出洁白的小小的超级可爱的虎牙!



我就是喜欢这个人。

嘿嘿一看到他就会傻笑。

以前从不觉得红色好看,但是遇到了清光以后,发现红色也是很有魅力的。

比如说红色的椿花。还有石榴。

红色和服与围巾。

红指甲。

红色的眼眸。

加州清光。





只要一想起清光,人就变得柔软了。

清光君的事情,全部都想好好去了解。

清光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

爱好是什么,口味又是怎样的。

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害怕着何种事物,会在内心同什么战斗。

每天都能有开心的事情吗。

想要看到清光君幸福呀。

会做什么样的梦呢?

偶尔、清光也要想想我的事情啦。




想要摸清光的痣。

想要看看清光的脚趾有没有涂指甲油。

还想要看看清光的小高跟。

笨蛋一样的喜欢呢。






小清光呀,能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这是全世界最最最最最可爱的清光哟。

是最好的清光君。

所以啊,永远都不会讨厌清光的。

就算以后出现了更可爱更好的人。

我也绝对不会变心的。

因为、因为清光才是喜欢的人呀。

因为清光,可爱才不只是可爱,可爱会变得有喜欢的意义。

就算清光变得破破烂烂的,也会一直喜欢。

把清光战斗后脏的衣服都好好洗干净,把清光身上的伤口都好好上药。

然后吹一吹 ,痛痛就飞走啦。

神明啊,我该怎么办呢。

真的是太喜欢这个叫作清光的非常可爱的人啦。

真想要抱一抱小清光。

想要把所有好吃的团子糕糕全都塞进清光的嘴里。脸颊鼓鼓的样子一定很软萌。

啊啊,清光他。

清光他、是石榴一样明亮的人呢。

虽然是付丧神,可是清光在我眼里,果然是人呢,因为他的各种小情绪都过于鲜活啦。

想要和清光在一起。

一直一直。

想要和清光君在一起。

要一直在一起呀。

绝对不会离开清光的,绝对不能伤害到清光。

因为是加州清光,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现世。

都像是孕育着新生的世界。

能和清光君相遇,这样的事情,就像童话。

清光太过于美好啊。

喜欢他,喜欢。

是倾心,是爱慕。

是最最最最最喜欢的喜欢。

千万不要被清光君看到呀。

总感觉,会超级害羞的。




呐。

清光。

有很多人都非常非常的喜欢你。

所以呢,在那个世界。

清光要好好的生活。

偶尔涂涂指甲油,偶尔晒太阳,吃糕糕。

连睡觉的时候都是满满当当的开心。





清光的事情,最喜欢了。


       

          加州清光收